寫給小雪(外二首)

寫給小雪

是的,今日小雪

片片落雪似疊加的福祉灑滿花庭

迎娶的婚車將駛過九座大橋

穿過黎明前凜冽的霜寒

待嫁女尚在索問是否為塵世中人

而那急促的鑼鼓

不容你疑慮已破門入堂了

塵埃里的大隱者混跡于人群

聽聞飛雪中遠去的鐘聲

猶見天路上紅花映日

而南山作為背景漸漸在旅途中隱去

僅有舊年書簡暗自默語

那里樸素的光沿古城臺下一條老街移動

像神話,或作為古老的寓言保留下來

偶爾在火爐邊展開,沉默

如此多年,電影院關閉

所有的鏡頭存放于紙中城邦

花開花謝,花不濺淚

我們不悲傷這個世界忽略了的美麗

現在,清水沐浴的夜晚

我聽到佩環叮當作響

你披紅蓋頭款步登上馬車

一個早熟的高原,開啟歌聲的祝頌

我懷念的雪在遠方

一場大雪壓彎了臨街的樹枝

她小小的身子怎么捱得過這寒冬

當我路過,我看見她漸近干枯的枝葉

蕩著五光十色的流蘇

是的,幾乎被雪所遮蔽

她在濃暗的空間壓著低低的火

憤怒而且傲慢

如藐視路人的甘心于遠行

我懷念的雪在遠方

干裂大地的枝丫上,有我

痛苦時倚靠過的春風和朝露

我一生顛簸,相遇過同樣命運的人

我們在一場大雪中分開

漫長的雪,埋首在雪中的枝丫

曾經也有青綠的流蘇

決絕而去的人

那些風暴已被風吹遠

像這空曠的街道

街道旁平靜的信筒

和投入的舊時光

青海之藍

那片荒漠沒有燈盞

星星把黑夜照亮

有種呼聲搖曳而來

它的神秘就是它的威脅

更多風景在天光之外

草藥和巫師不治百病

風穿過峽谷撒下種子

它們長大了你看不見

羊群在落日里回家,它們歡迎

和告別你的眼神沒有什么不同

在尋找聲音的路上,藍出現了

藍在你來之前和撤離之后都是那么藍

無言的寂靜,站在奢華的另一邊

我不能告訴你那是無物可依的力量

我們互相把手放在肩上:

夕陽下羊群穿過草地

峽谷中山風不停鼓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