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生讀職校:高等教育普及化后 高校如何定位?

目前前來咨詢的學生、家長人數還算比較正常,畢竟我們學校在珠三角地區還比較有名?!苯?,廣東嶺南職業技術學院招生辦的何老師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據廣東嶺南職業技術學院統計,近兩年,學院招收“回爐”考取技術技能證書的本科及以上畢業生累計超過150人,培訓方向主要是心理咨詢師、公共營養師和健康管理師等。

“他們中的大多數是想去北上廣深工作。畢竟多拿一些‘技術技能證書’,機會可能會多一些,就能拓展一些新空間?!焙卫蠋煴硎?。

無論是為了自身就業還是制造業市場人才需求缺口,“本科學歷+技能證書”正成為一些大學畢業生求職時的配置。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認為,這些現象背后,還是要看本科畢業生從哪一類本科院校畢業。如果從進行通識教育的本科院校畢業,這有一定的合理性,這些畢業生在畢業后可根據自己的就業需要,進行一定的職業培訓;但如果是從本來就進行職業教育的地方本科院校畢業,則表明地方本科院校沒有堅持職業教育定位,培養學生的職業技能,這要求地方本科院?;貧w職業教育定位,以就業為導向,提高畢業生的就業競爭力。

本科生“回爐”不丟人

“我是本科畢業生,學的是中醫方面,當時就想去北京闖一闖,但在大環境下,我前年在北京一家地產公司做了一名保安,維持著基本生存?,F在辭職了,想再學一門技術,和中醫相關的飲食健康。只要往前走,總會有機會的?!币鸦卣憬男∧材壳罢谧稍円恍┞殬I技術學校,希望年后就可以再“回爐”學習,“‘回爐’并不丟人,‘無事可做’才會覺得丟人?!?/p>

像小牟一樣的畢業生并不少。

不僅廣東嶺南職業技術學院近兩年有“回爐”的本科生,一些與軟件信息工程、鐵路信息技術、資源環境等相關的職業技術學院也受到一些畢業生的關注。

“我個人的感受是,這種‘回爐’現象會逐漸增加,一是市場需求,單就這些技術證書,在外面學習和在職業學校學習,價格是不同的,在職業學校相對會便宜些。二是就業前景,我們學校??埔约奥毟弋厴I生就業率很高,學校一些專業的設置本身就是為珠三角一些知名制造業企業服務的,這些技能在學校就能學到。一些學科的本科生擁有學歷,但缺少職業技術培訓。在就業市場,同時擁有學歷與技術,競爭力相對就大一些?!焙卫蠋煴硎?。

除了本科生“回爐”,還有??粕x擇繼續深造。第一財經近期在采訪中了解到,一些地方制造業企業,尤其是已實現智能一體化操作的企業,其一線工人的學歷以本科生居多,以技術見長的高中生、??粕鷦t選擇繼續深造,取得更高學歷。

據教育部統計,2023屆高校畢業生人數達到1158萬人,相比2022年增加了82萬人。同時,2023年全國高職學校畢業生81.9萬人,截至2023年7月1日,全國已有2951所高職學校開展畢業生就業工作,共計就業559.7萬人,就業率為98.34%。其中,2022年畢業生就業率為90.83%。整體來看,高職生的就業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但與此同時,高技能人才缺口正成為中國制造業轉型的障礙。在工業領域,正常的人才結構是1個科學家、10個工程師、100個技能人才。在日本,整個產業工人隊伍中高級技工占40%,德國則高達 50%,而我國這一比例僅為 5%左右。

據人社部統計,2022年中國技能人才僅占就業人口總數的26%,高技能人才占技能人才的28%。數據顯示,預計到2025年,僅制造業十大重點領域技能人才缺口將達到近3000萬人。

在此大背景下,無論是一些本科生“回爐”讀職校,還是職高、??粕^續學習,都是基于現實以及提高自身競爭力的主動作為。

高校定位需明確

“回爐”與“深造”是將理想與現實有機結合的合理選擇,人們也開始關注,當高等教育進入普及化時代,高校教育該以什么為導向?

熊丙奇表示,高校的辦學定位大致包括兩類:一類是進行通識教育,這些學校以能力為導向培養學生;另一類則是進行職業教育,這些院校主要是地方本科院校以及高職高專,基本以就業為導向培養技能人才。

前者畢業生如果選擇就業,通常會經歷一段時間的職業化訓練,以滿足社會的人才需要。比如在發達國家,專業碩士就是為接受通識教育的本科畢業生提供職業化訓練的職業教育,學習時間通常為一年或者一年半,讓學生掌握就業所需要的專業技能。

“現在的問題是,有的應該進行通識教育的大學,卻變為了‘職業培訓所’,重視學生就業技能培養,這會影響到國家培養拔尖創新人才;有的地方本科院校卻參照進行通識教育的大學辦學,想辦成綜合性大學,培養學術人才。這導致這些院校的畢業生在就業時,缺乏競爭力?!毙鼙姹硎?,這也就產生了“人才培養”與“社會需求”存在“兩張皮”的問題。

事實上,2014年,我國就已將發展本科職業教育提上政策議程。當年印發的《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明確提出:“采取試點推動、示范引領等方式,引導一批普通本科高等學校向應用技術類型高等學校轉型,重點舉辦本科職業教育?!彪S后,《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年)》《關于引導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的指導意見》進一步明確了轉型方向與操作建議。

這樣一個系統性工程在求新求變的過程中,勢必存在諸多難題,比如地方高校的定位模糊、辦學基礎薄弱、資金投入不足、獲取社會資源能力有限等。

熊丙奇認為,這些本科院校要回歸職業教育定位,除了對學生進行擇業前的技能培訓外,更要通過加強“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校企合作、產教融合,把學生培養為社會需要的高素質技能人才。

編輯:李強;